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项目 >

斗鱼采取的是去头部化的流量分配机制

时间:2018-06-12 作者:admin

  2014年,斗鱼以70万元签下世界冠军俱乐部10个明星游戏主播,让他们把自己的游戏视频上传到斗鱼TV的直播平台,通过高玩改名推广斗鱼TV。斗鱼的百度搜索指数大幅增长,当年10月,斗鱼同时在线人数激增到100万,而6个月前,这一数字仅为5万人。
 
  两年前,陈少杰在接受采访时说,A轮的2000万美金,原计划半年花完,但结果不到2个月就把钱烧完了,还以个人名义借给公司4000万。
 
  随着短视频风口的兴起,斗鱼也搭建了短视频团队,尽管如此,斗鱼还是没有拿下张大仙的短视频合约。“目前,主要是生产游戏类内容,作为直播内容生态的补充,还没考虑商业化。”何彬表示。
 
  2016年,双十一,斗鱼和淘宝合作,首次实现边看边买的电商场景,在冯提莫房间下嵌入淘宝链接。次年5月,斗鱼正式上线电商平台“鱼购”,不过其电商之路并不顺畅。据斗鱼内部知情员工透露,因投入产出比不高,此前20多人的电商平台业务线已被张文明砍掉。“电商不管能不能跑得通,大家都在跑,跑不跑得通,要由事实来证明,但是还要跑,”崔津源认为。
 
  “直播不适合做电商,但是电商适合做直播。”何彬表示,接下来斗鱼会继续在电商领域探索,尝试售卖具有主播IP价值和非标准化符合直播的产品。
 
  同时,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2月直播APP的用户规模达到2.2亿人,用户渗透率为21.4%,但同比去年同期仅增长4.4%;而Quest Mobile发布数据称,2018年1月国内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到了4.61亿。
 
  同样,作为斗鱼C轮投资者、深创投武汉公司总经理刘敏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近三年是游戏产业爆发期,游戏增值服务是很多互联网公司的现金牛,因强大的流量基础,仅游戏联运就足够让斗鱼实现盈利。
 
  投资人的遗憾与关键先生
 
  错失斗鱼的B轮融资,刘敏心存遗憾。
 
  据公开资料,截至目前,斗鱼一共拿到6轮融资,融资额度累计达到73亿人民币,也是目前游戏直播平台获得融资最多的玩家。
 
  “2015年初,通过直播公会的融资需求及游戏公司在斗鱼投放广告的安排,对斗鱼平台有了认知,当时其注册地还在广州,办公地点在光谷软件园。“作为B轮第一个斗鱼接触的投资人,刘敏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在此之前,斗鱼已经拿了两轮融资,接近3000万美金,但当时,斗鱼也缺钱,A轮结束不久后,便开启了B轮融资。“斗鱼的数据长的非常快,在短时间内就做到了100万用户同时在线。”
 
  2017年11月,在完成D轮融资后,斗鱼宣布已盈利,无独有偶,据虎牙招股书透露,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虎牙已实现连续两季度盈利。去年第四季度实现净收入总额7.41亿元,扭亏为盈, 2017年虎牙净营收为21.85亿元,但全年仍亏损8096万元,相较于2016年,亏损收窄。
 
  腾讯公司社交网络事业群增值产品部总经理刘宪凯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直播行业前期的大家称之为烧钱的模式,后续慢慢会收敛,如果一个公司进入正常经营之后,它的流量应该可以换回来要的回报,不然没有必要做这个事。
 
  斗鱼凶残的打法,高速增长的DAU给投资人带来了信心。“互联网企业早期都是烧钱的,但归根到底还是数据说话。”刘敏说,2015年,深创投原本计划打算做斗鱼B轮领投方,但因领投投资额度需1亿元以上,而当时深创投投资金额普遍偏小,所以无法领投。
 
  同时,担任斗鱼B轮融资的FA是其华兴资本的朋友,于是,计划着等FA确定主投方候再跟投。出乎意料的是,斗鱼的发展速度很快,直接导致了腾讯的介入以及其他跟投人的哄抢,最终,他错失了B轮。
 
  一年后,深创投投资风格发生变化,敢于投大金额,所以C轮,其还是跟进投资了2亿元。“当然代价肯定比B轮大。”
 
  在斗鱼C轮以前的融资中,奥飞董事长蔡冬青、南山资本创始合伙人何佳、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曹曦,这几位投资人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当然,如今处于上市前夜的斗鱼,也成为他们投资拼中图的重要一环。
 
  当斗鱼还只是一个初级项目时,仅仅和奥飞董事长蔡冬青聊了五分钟后,陈少杰就成功拿下30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一个月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曹曦找到斗鱼,并在A轮抢投下2000万美元。
 
  “当时,我们正在寻找一家这类业态的公司,看了好多家都不太满意,通过朋友介绍,发现了斗鱼的陈少杰、张文明团队。我们感觉到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并迅速达成了投资意向。”曹曦回忆,当时,他以低于后来任何机构的价格投进去的,某种程度上,投资斗鱼也让曹曦一战成名。
 
  而在随后的投资中,腾讯成为斗鱼最为关键的伙伴,在斗鱼的B轮中,腾讯成为领投方。而南山资本创始合伙人何佳扮演者“关键先生”的角色,是斗鱼和领投方腾讯的牵线人。
 
  “腾讯在体育、游戏方面有着优质的IP与版权,能给斗鱼带来庞大的用户流量,并提供可靠的云服务。同时,斗鱼可以帮助腾讯更好地开发用户价值,拓展出新的优质内容。”何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腾讯与斗鱼携手之后,会拉升斗鱼的估值。
 
  今年3月7日,马化腾表示,腾讯也在探索发展短视频、直播等新型社交平台。据虎牙招股书中透露,腾讯有权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期间,以当时公平的市场价格购买额外股份,以达到虎牙直播投票权的50.1%。
 
  刘宪凯认为,腾讯不仅投游戏直播,直播是大投资策略的分支, 即使在没有投资斗鱼和虎牙之前,腾讯的游戏本来已经贡献了斗鱼和虎牙主要的直播内容。“我不认为这个投资一定会直接换回腾讯对于游戏收入的回报,我不赞成这种投资和行业猜测。游戏生态里面新的一种形式出来之后,我们已经提供了很多能力,我们再提供资金支持。”
 
  的确,在斗鱼6次融资中,腾讯重仓3次。作为主营收来自增值服务的腾讯,在直播和短视频兴起时,布局游戏直播赛道如今看来依然具有前沿性。
 
  “过去,虎牙和斗鱼两大头部玩家在挖掘主播上不遗余力,成本较高。随着腾讯同时加码两大直播平台,主播跳槽的议价能力会降低。”何彬认为,腾讯不愿意左右手互搏,主播跳槽概率会大幅度降低。
 
  不过,作为现存的两个游戏直播平台共同的股东,腾讯或许是其中最大的变量。此前,在多个场合中,张文明均表示,不会存在合并。而刘敏也认为,和其他赛道不一样,游戏直播平台有稳定的现金牛,不需要合并。
 
  而今,尘埃落定,虎牙早于斗鱼上市,斗鱼也处在上市前夜,这两个对手之间的角力还将继续。“从来没想过要去抢夺游戏直播第一股,”何彬认为斗鱼并不遗憾。“期待上市后持续发展,有好的回报。”一位不愿具名的斗鱼投资人说。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

电话:

邮箱: